400-900-1233

返回頂部

患者分享

聯系我們CONTACT US

400-900-1233

北京:北京東城區東長安街1號東方廣場E1-1201

深圳:深圳福田區福中三路1006號諾德金融中心30層E

您的位置:首頁 > 患者分享 > 腫瘤

江蘇乳腺癌患者在安德森癌癥中心的救命之行

發布日期:2019-02-28

我,2008年(當時36歲)發現左乳腫物,大小約1cm,在北京協和醫院行腫物切除與保乳手術,術后病理為浸潤性導管癌。術后病理淋巴結未見轉移;免疫組化結果:ER(+++),PR(+++),HER-2(++)。行左乳腺局部放療10次,FAC方案(氟尿嘧啶,吡柔比星,環磷酰胺)化療2周期,CMF方案(環磷酰胺,甲氨蝶呤,氟尿嘧啶)化療4周期,共化療6周期,之后服用三苯氧胺治療。

2011年,即保乳術后3年,左乳再次出現腫物,行左乳切除,術后病理示乳腺浸潤性導管癌;免疫組化結果:ER(+),PR(+), HER-2 (+++)。給予紫杉醇與環磷酰胺化療;同時局部再次放療12次。2014年5月復查PET顯示:雙腋窩、縱膈及雙肺門多發淋巴結轉移。給予含紫杉醇的方案再次化療。2016年底復查顯示全身淋巴結、肝多發轉移。

經過多次化療及放療,忍受了巨大的痛苦,仍然出現淋巴結及肝多發轉移,國內的治療宣布無效進展。與家人商量后,我決定去美國尋求更好的治療。在對比了兩個出國看病中介機構后,我選擇了愛諾美康,“兩家機構都不錯,一家大而全,出國看病、體檢、試管嬰兒什么都做,而愛諾美康只做腫瘤與重大疾病,我更看重專注性與細節,因為企業精力分散是無法保障腫瘤患者的服務專業性與精細度。”之后愛諾美康為我的疾病出具了詳細的分析報告,推薦了乳腺癌方面非常知名的安德森癌癥中心和丹娜法伯癌癥研究院,考慮到有朋友在德克薩斯州,我決定選擇安德森癌癥中心就醫。

T1.jpg

安德森癌癥中心外景

在國內的等待期,愛諾美康幫助我復印了所有的病歷,并且幫我借到了病理切片,省去了我諸多的麻煩,因為心情不好,根本沒有心思處理這些瑣碎的事情。1個工作日,愛諾美康就翻譯提交了預約申請;在等待了4個工作日后,安德森癌癥中心就給出了明確的預約日期和費用預估單。

在直接給安德森癌癥中心付款后,愛諾美康加急申請了美國醫療簽證,從申請到拿到簽證一共用了5個工作日。也就是在委托愛諾美康之后的3周,2017年1月底,我就踏上了去往安德森癌癥中心的征程。對于我來講,這不是一次簡單的旅行,更不是一場奢侈的消費,而是自己的救命之行。

T2.jpg

愛諾美康休斯敦一號公寓(步行10分鐘即達安德森癌癥中心)

到達美國后,我們入住了愛諾美康一號公寓。干凈衛生、有完善的管理,屬于休斯敦的高端公寓,更重要的是距離醫院非常近,有心理上的安全感。愛諾美康休斯敦的陪同翻譯陳醫生事先購買了面包、牛奶、水果、蔬菜等等,非常的貼心。

按照安德森癌癥中心院方的規定,乳腺癌要先在國際部見診國際部主任Lenzi醫生,然后安排必要的進一步檢查,然后見乳腺癌中心的專科醫生制定治療方案進入治療。Lenzi醫生非常耐心,復述病程與愛諾之前發給他的記錄沒有出入,然后安排了影像的檢查,整個過程耗時70分鐘,醫生沒有任何的不耐煩,讓我緊張的神經開始放松。小插曲,由于安德森癌癥中心提供的遠程電話翻譯效果不大好,Lenzi醫生直接讓陳醫生進行了翻譯,這讓我感受到自己真正找到了專業的機構。

接下來的兩天,做了抽血和PET-CT,然后在陳醫生的陪同下如約見到了我的主治專家,安德森癌癥中心乳腺癌部門的V教授。V教授是典型的美國人,盡管是全美知名的乳腺癌專家,但沒有任何的架子,醫患談話非常的輕松,他告訴我,安德森癌癥中心病理科復核了病理切片,與國內的沒有區別,HER-2的FISH檢測證明是陽性;分期上看,屬于4期,但他非常有信心的告訴我,這種4期的乳腺癌,美國2008-2014年既往的數據顯示,仍然有30%以上的患者可以獲得5年以上的生存。

而且,這幾年由于新藥、新方案的出現,數據會更好些,讓我不用擔心,他會向對待自己的太太一樣來治療我。盡管我知道醫生有可能對每一次患者都這樣去講,但我真的聽到這樣的話,還是給了我莫大的信任和信心。談到治療方案,醫生給出了包含紫杉醇、環磷酰胺、阿霉素以及赫賽汀、帕妥珠單抗(國內未上市)的雙靶向藥物治療方案,一共8個周期,然后單用赫賽汀用滿1年。

T3.jpg

安德森癌癥中心就醫等候區

在安德森癌癥中心化療期間,我也有惡心、脫發、白細胞下降的副作用,但醫生都給與了積極的處理,總體來看,沒有國內那么難受,我也沒有住過一次院,都是在門診就完成了。每次化療,都勞煩陳醫生陪著我,跑前跑后幫我處理了很多雜事,而且也幫我申請了藥物的20%折扣。

在安德森癌癥中心化療4個周期后的影像復查,讓我非常緊張,擔心有沒有效果。做完檢查后,就不停的囑咐陳醫生幫我反復問詢結果。所幸,好消息傳來,治療方案有效,部分淋巴結轉移灶開始縮小,肝臟的轉移灶也停止了瘋狂的增長。接下來我又接受了4個周期的化療。在8個周期的化療結束后,V教授安排了PET-CT檢查,并在電腦上演示給我,與我剛到安德森癌癥中心的PET-CT進行對比,非常令人吃驚的效果出現了,淋巴結轉移灶已經完全沒有了代謝活性,原來肝臟滿布的轉移灶數量只剩下了3個,代謝活性也大大降低了,盡管沒有完全緩解,但這樣好的效果還是讓我非常滿意。V教授也告訴我接下來可以回中國接著使用赫賽汀治療,每三個月復查,把結果發到My Chart系統上即可。

離開中國將近半年,我本來抱著必死求生的心態來到美國,沒想到還能真正的回家,回去看我的孩子和家人,一時間我熱淚盈眶,與V教授、陪同我半年的陳醫生緊緊擁抱在一起,是感謝、更是感恩,我也給我的安德森癌癥中心專家起了個“外號”,“成功教授”,V是他的名字,更代表了成功,我向他伸出了雙手的V,慶賀自己的重生,再次感謝他的精心治療。

回國后,2018年3月我完成了自己的全部治療,多次復查顯示我的疾病非常穩定,肝臟轉移灶的代謝活性已經降到了臨近正常,美國專家與中國專家都告訴我,盡管我還不能稱之為治愈,但疾病現在已經無法威脅到我的生命了,以后只要定期復查即可。2018年夏天,我第二次赴安德森癌癥中心,并進行了復查(來之前美國醫生就告訴我其實完全可以在國內復查),我一是為更好的確認下一步的方案,更是為了去看我的老友“成功教授”…


2019年四肖中特期期准